138-9606-1829

您现在的位置是:重庆林安蜀大律师网>办案心得>正文

不按规定设置警示标志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09-01

  【案件简介】

  2013年12月15下午17时许,钟某驾驶自己所有的川XXXP号轿车由成都往重庆方向行驶,行至渝昆高速公路进城方向102KM+335M处时,因应急处置不当,车辆撞向隔离护栏,将正在施工作业的5名工人撞到,当场死亡2人,重伤3人,酿成重大交通事故。

  钟某在接受民警调查时承认自己疲劳驾驶,事发前目光游离,眼睛忽睁忽闭。没有提前观察到高速公路上有工人在施工。

  警方的基本意见是钟某可能承担事故全部责任,最好的结果是钟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钟某已经做好了接受刑事处罚的心理准备。但是因其车辆商业保险限额仅20万元,对于巨额民事赔偿的焦虑,却使他一夜白头。

  【法律法规】

  刑法第133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0.11.15 法释〔2000〕33号)为依法惩处交通肇事犯罪活动,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现将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 从事交通运输人员或者非交通运输人员,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在分清事故责任的基础上,对于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条 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一)死亡一人或者重伤三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

  (二)死亡三人以上,负事故同等责任的;

  (三)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的。交通肇事致一人以上重伤,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

  (一)酒后、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辆的;

  (二)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辆的;

  (三)明知是安全装置不全或者安全机件失灵的机动车辆而驾驶的;

  (四)明知是无牌证或者已报废的机动车辆而驾驶的;

  (五)严重超载驾驶的;

  (六)为逃避法律追究逃离事故现场的。

  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如果钟某承担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他将面临刑事和民事双重责任。

  【律师办案】

  本律师接受委托之后,认为当务之急是收集证据,以合法方式促成警方对现场事实进行准确的法律认定,让本次事故责任划分向有利于钟某的方向发展。

  律师介入交通事故责任划分,是公安机关非常反感的劳动。认为律师手伸的太长,干扰了民警的工作,关键是挑战了民警的职业权威。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成为阻碍律师专业代理案件的理由。毕竟,委托人的合法诉求高于律师的执业障碍。

  经过多方面调查了解,客观计算和深入分析交通事故现场的数据,本律师决定向交通事故承办单位大胆提出律师意见,除了多次与办案民警当面沟通以外,还以《律师函》的方式向其承办单位提交书面意见。要求认定钟某承担次要责任,施工方承担主要责任。

  附:律师工作文书《律师函》

  律 师 函

  重庆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第XX支队:

  重庆李荣光律师事务所接受钟某的委托,指派林安蜀律师办理钟某与重庆XX高速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等交通事故认定的相关事宜。

  在办案中代理人了解到:事故地点施工方在本案中存在重大过错,正是因为施工方的违规行为最终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

  代理人认为,发生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不外乎以下3种:一是车辆本身达不到安全技术要求,二是道路环境存在安全隐患,三是交通参与人的不文明行为。更多的可能是几种原因混合存在引发了交通事故,执法部门也是根据各种原因的过错程度以及原因力作用从而判定交通事故责任的。

  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事故发生在渝昆高速公路上,事故撞击点是高速公路上蹲在隔离栏里正在进行施工的5名工人,工人所处位置的隔离栏是两段隔离带的中间凹陷处。施工方只摆放了长约71.2米的安全标志筒,直接延伸到施工作业区,真正对驾驶员钟某的有效警示距离其实只有50米左右。《公路养护安全作业规程》规定高速公路施工现场应当设定最小长度为1600米的警告区,也就是说,本案施工方的警告区距离不到法定最小安全距离的1/30,同时也没有设置符合要求的过渡区和缓冲区。

  施工方的违规行为使得现场施工的5名工人不论在横向还是纵向环境,均失去保护屏障,工人的生命健**身面临极度危险的工作环境之中,发生交通事故只是时间问题和几率问题。正是因为施工方没有按照规定摆放标志、标牌,设置作业安全保护区域等前述违法行为,使得正常行驶在超车道的钟某根本来不及观察和避让。

  最为致命的是,5名受害者的蹲位姿势和身处凹陷位置等不便于观察的特殊情景,导致钟某在驶入工作区后才突然发现施工工人,此时根本不可能做出正确的临危处置。

  经过计算,驶过50米的距离只需要1秒多一点的时间,驾驶员是人,不是精密机器,如果我们苛求驾驶员无论在多么险恶、意外的路况下必须做出精准、快速的反应,这并不理性,也不没有科学依据,同时也是对随意破坏高速公路通行安全者的纵容。

  换一个角度,我们对本案进行个逆向思维,如果施工方按照规程摆放了安全标志筒,或者如果在撤走部分标志筒之后,现场留有安全人员现场指挥,或者有巡逻车闪烁提醒等任一情况存在,钟某都能够及时处置,来得及向右变道,从超车道驶入主车道,从而远离施工工人,完全能够避免事故发生。

  再细节一些,如果施工方摆放的标志筒更长一些,即使钟某来不及避开标志筒,那也只是碾压了部分标志筒而已,在碾压了标志筒之后,他也有时间从超车道变道驶入主车道,安然无恙地通过作业区;如果工人的位置不那么隐蔽,他也不可能在最后时刻才发现工人,更没有必要刻意要打方向去躲避。因为他躲避的是工人,他想避免的正是工人的伤亡。

  钟某作为在高速公路上通行的机动车驾驶员,其依法缴纳了通行费,从普通经验法则和法律权利来讲,他都有理由相信:高速公路是安全畅通的,即使是存在施工路段,也应该有施工方进行规范的安全管理。

  退一步讲,就算是施工方安全管理出现了疏漏,也应该有高速公路路政巡逻执法人员进行监督和及时纠正。也就是说,施工安全管理方面的注意义务依法不应当由驾驶员来履行,法律规定其责任者另有其人。

  本案两死三伤的惨烈后果,是各方都不愿意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客观事实,本案备受多方面关注。尤其是施工方重庆XX高速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作为高速公路养护的施工方和承包方,与高速公路管理人具有合同上的法律关联,其办公处所与高速公路执法队是毗邻关系。肇事者钟某作为一名外地人,急切希望也相信本案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严谨和公正的。

  钟某本人对自己疲劳驾驶的陈述,不能成为公安机关认定交通事故责任的依据。是否构成疲劳驾驶,应当以法律规定为准,以证据确认。

  从情理以及维护社会和谐的层面上讲,施工方与钟某作为共同致害方,其对受害者的经济赔偿能力差别悬殊。钟某驾驶的轿车只投保了交强险和20万限额的商业三者险,钟某本人只是修理厂的一名普通工人,没有积蓄和其他资产。如果在责任认定时对钟某倚重,不仅对钟某不公平,而且对于两死三伤的受害人向钟某的索赔必然变得异常艰难,双方的拉锯战经久不平,其在人民法院执行局、综调机构等出现社会不和谐声音的可能性加大。

  从法律层面上讲,施工方作为经常从事高速公路养护业务的法人单位,其安全意识淡泊,安全管理极度混乱。对企业安全生产而言,完全忽视“安全高于一切,责任重于泰山”的铁律,引发重大交通事故和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在本案中,其突破法律防线,在高速公路上施工时不尽安全注意义务,不按照法律规定设置安全警示标志,施工尚未结束就人为地撤走现场安全人员和标志筒,置工人的生命健康于不顾,其明显的主观过错和客观方面与钟某的过失行为相比,施工方的过错程度明显要大得多。代理人认为,判定施工方承担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符合法律规定。

  敬请采纳!

  特此函告

  顺致工作顺利!

  钟某的代理人:

  林安蜀 律师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日

  【责任认定结果】

  高速公路执法处最终认定钟某和施工方均承担事故同等责任。

  【律师意义】

  该认定结果直接决定了钟某不承担刑事责任,其民事赔偿责任也大幅度减小。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钟某的人生。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